电脑版

3年股价涨近9倍 净利率比肩茅台 亿联网络仍遭实控人拟减持套现1.7亿

时间:2020-04-10 04:32    来源:和讯

每经记者 蔡 鼎 每经编辑 何剑岭

新冠肺炎疫情带火了视频会议概念,今年2月会畅通讯(300578,股吧)等相关概念股纷纷大涨,其中的亿联网络(300628,股吧)可谓是近年A股市场的一个神话:一方面,是公司持续的高增长,近乎“完美”并且“碾压”美国同行的财务数据;另一方面,是公司股价的持续大涨——2017年3月上市至2020年3月高点,3年时间内股价暴涨了近9倍,市值一度逼近700亿元。而且在其业绩、股价大幅增长的背后,券商纷纷表示看好,包括社保基金、易方达、嘉实以及QFII在内的各大机构也对其重仓持有。

4月7日晚间,亿联网络的两则公告引起了市场的注意——副董事长、实控人之一的吴仲毅和特定股东陈建荣均因个人资金原因计划分别减持不超过200万股。按4月8日亿联网络收盘价计算,两人此次减持将总共套现超3.5亿元,各超1.7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亿联网络IPO后一路暴涨的背后,正是因为其超高的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业绩超好、不缺钱的公司,去年三季度却从银行借款5000万元,并且实控人和特定股东在禁售期一结束,便纷纷披露减持计划。

吴仲毅100万元投资变112.7亿元

2001年10月29日,吴仲毅、陈智松、周继伟、卢荣富共出资180万元成立亿联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亿联网络前身,下称亿联有限),其中吴仲毅出资100万元,持股比例55.56%。

如今,近19年时间过去了,吴仲毅目前持有的亿联网络共计1.28亿股,总市值达到了112.7亿元(按4月8日收盘价计算)。按照亿联网络的公告,吴仲毅此次计划减持的200万股,将直接套现1.76亿元(按4月8日收盘价计算)。

据亿联网络招股书,吴仲毅出生于1973年,毕业于深圳大学家用电器专业,专科学历。

1994年任职中国软件(600536,股吧)公司深圳分公司业务部业务员、1995年任职深圳市鸥迅电子有限公司业务部经理、2003年起任深圳市领创电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业务部经理、2004年至2011年任(香港)凌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2010年至2011年任(香港)领域科技有限公司董事、2001年至2012年任亿联有限监事、2012年6月至今任亿联网络副董事长。

除了副董事长吴仲毅外,亿联网络特定股东陈建荣也在4月7日晚间披露了减持计划。作为公司董事长陈智松的胞弟,陈建荣的减持原因和拟减持股份数量也与吴仲毅一样——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减持不超过200万股,同样将套现1.76亿元(按4月8日收盘价计算)。据公告,在此次减持前,陈建荣持有亿联网络2795万股,占总股本的4.66%。

此外,据深交所数据,陈建荣还分别在3月23日~3月25日减持了亿联网络50000股,按照成交均价来计算,陈建荣这三天减持就已经套现近457万元。

而Wind金融终端显示,自亿联网络2017年3月17日上市以来,公司已累计实现净利润24.25亿元,截至4月8日收盘已累计分红三次,累计现金分红近6亿元。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亿联网络2019年三季报,公司实控人即吴仲毅、陈智松、周继伟、卢荣富,和厦门亿网联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张联昌(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以及陈建荣七名股东累计持股比例达到74.77%。

逾七成收入来自海外IP电话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亿联网络成立于2011年,是专业的企业通信与协作解决方案提供商,集研发、销售及服务于一体,并通过外协加工的方式,为全球企业客户提供智能、高效的企业通信终端设备。公司的主要产品可以概括为VOIP网络电话,这种网络电话将语音信号经过数字化处理、压缩编码打包,通过网络传输,然后解压把数字信号还原成声音,让通话对方听到。VOIP网络电话由于资费低廉,愈发受到广大用户的认可。与传统电话相比,VOIP电话的使用也更加灵活、便捷,甚至不用插手机卡也可以直接拨打电话。而亿联网络最主要的收入来源——SIP电话,便是通过VOIP技术进行通话的。

招股书显示,亿联网络的主要收入来自于SIP统一通信桌面终端、VCS高清视频会议系统,以及DECT统一通信无线终端,其中SIP统一通信桌面终端的占比最大,但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另外,VCS高清视频会议系统是公司在2015年3月才推出的业务。

亿联网络在公告中援引Frost & Sullivan的报告称,2018年按销售量计算,公司在IP话机终端市场的市占率为全球第二,为14.5%,在SIP话机市场的市占率为全球第一,为27.3%。鉴于2018年公司SIP电话一共只卖了343万台,那么以此推算全球SIP话机市场总销量为1256万台。

一位长期关注亿联网络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本身SIP电话的市场很小,原来宝利通在SIP电话上的市占率曾超过50%。现在SIP电话市场实际上处在一个市场由外资定价,但成本(包括研发费用)方面国内的厂商具有优势的阶段,还没有到竞争非常激烈的水平。”

“因为中国在2010年前是没有开放SIP网络协议的,导致在这之前SIP话机产品在中国国内卖不出去。2010年之后虽然SIP协议在国内开放了,但已经没有意义——用户习惯已经变了。现在除了中国的全球范围内,我们认为整个SIP在企业端通讯方面的渗透率大概在48%左右。我认为三年之内,全球(除中国外)的SIP电话渗透率将达到接近饱和的状态。”上述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说道。

因此,与A股市场上那些主营业务在国内的同类型公司不同,亿联网络主打海外市场,产品遍布欧洲、北美、亚洲、南美、非洲、大洋洲等全球市场。招股书显示,2013~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亿联网络在海外的销售额均占到总销售额的92.5%以上,且海外销售额的占比呈逐年上升趋势。亿联网络2018年年报称,公司已经建立起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的分销体系,稳定的经销商数量超过80家,且大部分经销商与公司合作关系达10年以上,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就竞争对手来看,亿联网络在A股并无高度可对比的公司,但在美国则有三家同类公司,分别为宝利通(Polycom)、亚美亚(Avaya)和思科(Cisco)。除了实体的视频通话终端外,随着技术进步,网络视频通话的应用也在飞速发展。据IDC预测,包括视频会议、语音聊天、内容共享等在内的移动办公与协作市场规模将在2022年达到430亿美元。据美国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Gartner预测,视频会议解决方案(传统视频会议+云视频会议)的市场规模在2022年将达到71亿美元,驱动视频会议市场增长的主要来源便是云视频会议行业的增长,这也是去年以来美国资本市场给予Zoom和Slack这两个独角兽高估值的原因之一。

就疫情是否加速公司产品在海外市场的使用,以及一季度期间公司在厦门四家工厂的复工情况,4月8日下午以及4月9日上午和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亿联网络证券代表办公室,但均无人接听。

净利率远超美国同行,比肩茅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亿联网络之所以在2017年3月作为发行价最高的新股登陆A股市场,与公司招股书中提到的超高毛利率、高净利率以及每年业绩的连续高增长密不可分。

招股书中称,2013年、2014年、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3.59%、55.26%、58.63%和62.47%。从公司的净利率看,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前三季度,亿联网络净利润率分别为46.8%、42.57%、46.9%、52.96%。

另外,2013年以来,亿联网络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都呈高速增长趋势:2013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只有3.35亿元和1亿元,到了2018年已经达到了18.15亿元和8.51亿元。短短5年时间,亿联网络的营收增长了4.4倍,归母净利润增长了7.5倍!

光从数字来看似乎不能说明问题,那么来将亿联网络的毛利率和上述三家美国竞争对手来进行对比,可以看出,就毛利率来说,亿联网络与同类公司相比并没有任何拔尖的地方。

那么,再来看看四家公司同期内净利率的对比。可以看出,亚美亚在2013~2015财年连续亏损,宝利通报告期内仅有2014和2015财年实现了盈利,但净利率仅为个位数。此外,行业巨头思科虽然实现了连续的盈利,但净利率却仅是亿联网络的约一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最近几年,亿联网络的净利率已直接比肩茅台(600519),甚至在2016年还超过了贵州茅台(600519,股吧)!而亿联网络2019年三季度最新披露的52.96%净利率,也已经超过了贵州茅台同期51%的净利率。这个数字放在A股市场的通信板块中同样居首位,市场熟悉的中兴通讯、光迅科技(002281,股吧)、东方通信(600776,股吧)净利率仅为个位数。

再来看下四家公司同期内净利润同比增幅:2018年,亿联网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录得44.13%——同时也可以看出,在过去的这6年时间内,只有亿联网络的净利润是每年稳定增长的。此外,不仅研发管理费用占比低,亿联网络的销售费用占比在三家公司中也是最低的。

有募投项目未完成,收益率已超270%

记者注意到,亿联网络承诺的募集资金项目,在未完成的情况下就产生了大量收益。公司在招股书中称,IPO发行1867万A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投资于统一通信终端的升级和产业化项目、高清视频会议系统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研发及云计算中心建设项目、云通信运营平台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但从亿联网络2019年的半年报来看,除了补充流动资金达到102.33%外,公司募投的四个项目虽然投资进度均未完成,但其中的两个项目已经实现了收益,其中“统一通信终端的升级和产业化项目”和“高清视频会议系统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已经分别实现10亿元和1.86亿元的收入。

如果光从数字上来看没有更直观的感受的话,那么就来看看这两个项目的投资收益率:截至2019年6月30日,这两个项目的累计投资分别是3.6亿元和2.3亿元,用产生的累计收益除以累计投资金额可以算出,第一个项目的投资收益率为277.78%,第二个项目的投资收益率为80.87%。

需要指出的是,这两个项目截至2019年6月30日均未完全投产,进度分别为84.04%和61.62%。也就是说,一旦完全投产,产生的收益将会更高。

去年12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此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亿联网络时,公司证券代表办公室人士表示:“第一个项目(统一通信终端的升级和产业化项目)已经结项了。本身这个项目就是SIP话机,我们在统计的时候很难剥离出来哪些收益是升级带来的,哪些不是,所以这个收益并不是短期投资2~3年能带来的。”

超35亿资金理财占总资产超8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亿联网络总资产43.5亿元,其中负债只有6.01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13.85%,有息负债为零。这意味着,公司没有短期借款,没有长期借款,没有应付债券,只有1.87亿元的应付款。

同样截至2019年6月30日,亿联网络资产里,预付款700万元,其他应收款1700万元,存货1.9亿元,商誉为零,固定资产只有9700万元,在建工程、工程物资均为零。报告期末货币资金3.81亿元,理财产品31.57亿元,两者相加占总资产的比例为81.15%。

在2019年9月30日,深交所对公司问询函中,亿联网络详细披露了这超过35亿元现金类资产的情况。具体来看,这35.12亿元理财产品由45笔不同的明细产品组成,其中44笔的合同期限在200天以内,除了列出每一笔产品的金额、金融机构名称及起始期限等其它相关信息外,还另附了金融机构的确认无质押冻结受限情况的回复文件给交易所备查。此外,这45笔产品中有只有6笔产品资金来源为募集资金,其余的39笔全为自有资金。

亿联网络在问询函回复中提到,截至2019年9月20日,公司1.5亿元的银行存款分布在15家不同银行的32个账户内。“公司现金存放于公司财务室保险柜内,银行存款均为活期存款,可随时取用,不存在担保、质押、冻结等设置权利负担的情形。”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却发现,据亿联网络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就是在截至2019年9月20日还有1.5亿元可“随时取用”的银行存款、超过25亿元自有闲置资金用来理财的情况下,公司却在报告期新增了5000万元的短期借款。

此外,这笔5000万元的短期借款,并未出现在亿联网络2019年半年报里,而且在发布三季报前,公司也并未就这笔借款发布过相关公告。

如果按照4.35%的贷款利率,这笔5000万元借款的利息支出也有200多万元。对此,去年12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亿联网络,公司证券代表办公室人士曾对记者表示:“这主要是为了积累一些信用资质,本身不是为了钱。从钱的角度来说,没有必要去借款,但从累计银行的信用资质来说,是有必要的。”

记者还注意到,2019年10月28日,亿联网络还公告称,公司向银行追加申请了不超过人民币2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此次向银行追加申请综合授信额度完成后,公司综合授信额度提高至不超过人民币4亿元。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